工程部——新生代農民工不愿從事建筑業 行業技術水平待提高

2014-05-27 bgs 83

 國家統計局12日發布的《2013年全國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顯示,2013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6894萬人,比上年增加633萬人,增長2.4%。其中,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農民工12528萬人,占農民工總量的46.6%,占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農村從業勞動力的比重為65.5%。

人口紅利消失先出現在建筑業

    新生代農民工呈現了與老一代農民工明顯的不同。在受教育程度方面,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新生代農民工占到三分之一,比老一代農民工高19.2個百分點。

與文化程度相對應的是,在新生代農民工中,39%從事制造業,14.5%從事建筑業,而在老一代農民工中,有高達29.5%從事建筑業,26.5%從事制造業。從事建筑業的新生代農民工所占比重大幅下降,不及老一代農民工的一半。
   現在說人口紅利消失,首先會在建筑業出現。廣州市總工會原常務副主席劉小鋼告訴記者,新生代農民工文化知識提高之后,當然愿意到相應的制造企業去工作,而建筑工地工人基本不需要什么教育程度,工作強度又大。正因為愿意做的人少了,建筑業給的工資也水漲船高。
    劉小鋼說,在很多城市泥水匠月收入已經超過萬元,比剛畢業的大學生高,但還經常招不到人。雖然錢多,但新生代農民工除了看收入外,更注重工作的環境,未來建筑業將面臨勞動力更加短缺的局面。
廣東省社科院企業管理與決策科學研究所所長林平凡告訴記者,我國建筑業的機械化和自動化程度比較低。在發達國家,不會用一大堆人來從事工作環境惡劣、勞動強度特別高的工作。林平凡說,新生代農民工從事意愿下降也給我國建筑業敲響警鐘,即如何提高建筑業整體的技術水平。
    林平凡說,不僅僅是建筑業,制造業也面臨著勞動力成本提高、勞動力知識水平提高帶來的沖擊,所以也都在進行著技術和設備的更新改造,降低勞動力成本,改善工作環境,降低工作強度。
  他們向往比他們長輩更好的生活和工作環境。劉小鋼分析說,對企業來說,在招工越來越難的情況下,除了提高勞動者的工資水平外,在工作和生活上也要盡量創造更好的條件,比如現在不少企業給員工宿舍配備電腦、免費WiFi等,這正是在適應新一代農民工的需求。

融入城市意愿更強烈
    與老一代農民工相比,新生代農民工融入城市、留在城市的愿意更為強烈。
    統計顯示,新生代農民工集中在東部地區及大中城市務工。從新生代農民工就業的地域分布看,8118萬人在東部地區務工,占新生代農民工的64.8%。從新生代農民工就業地點看, 6872萬人在地級以上大中城市務工,占新生代農民工的54.9%,老一代農民工這一比例為26%,新生代農民工更偏好在大中城市務工。
在外出務工年齡方面,新生代農民工初次外出的平均年齡僅為21.7歲,老一代農民工初次外出的平均年齡為35.9歲,新生代農民工初次外出平均年齡低14.2歲。2013年間,87.3%的新生代農民工沒有從事過任何農業生產勞動。因此,他們對家鄉的留戀程度也在降低,而對所在城市的融入程度在不斷提高。

新生代農民工在外務工更傾向就地消費。新生代農民工在外務工的月生活消費支出人均939元,比老一代農民工高19.3%;新生代農民工2013年人均寄回帶回老家的現金為12802元,比老一代農民工少29.6%。
   他們追求更美好的生活,他們更追求城市的生活。劉小鋼說,他們在大城市里的收入比在鄉村高不少。更為重要的是,新生代農民工很多人已經回不去,因為他們已經不懂農活,也已經習慣了城市的生活,回到農村反而不習慣。

    在廣州體育東路一家理發店的理發師寧先生告訴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,目前他每周上班六天,一個月大概收入8000元,廣州有這樣的消費能力,才能掙這么多,回到我們常德鄉下那小地方哪可能有。所以現在我老婆孩子全都在這里。

劉小鋼說,一個城市除了吸引高端人才外,像餐飲、環衛等工種也需要人做,像環衛工人是少不了的,但很少有人愿意干,所以政府就要努力創造條件留住他們。目前很多城市所進行的積分入戶制度,就是為了留住這一部分人群。
    林平凡說,“80進城務工人員在農村生活的時間并不長,他們更加適應城市的生活模式。對政府來說,一方面要努力改變原來戶籍屬地的管理模式,建立工作地與居住地一致的人口管理模式。另一方面,在城市內部,過去是產業園區與生活區分離,而現在必須更加注重產城融合,讓新生代務工人員有城市生活、城市工作的歸屬感。
   以往農民工更多的是一種候鳥式的生活。林平凡說,一個城市不光需要腦力勞動者,也需要很多體力勞動者。當今城市要提高新生代農民工的根植性,讓他們更好地融入所在的城市。雖然現在城市發展還暫時無法滿足全部需求,但也要一步一步努力去滿足。

0755-82284876

工作時間: 周一8:30~周五17:30

在線留言
{ganrao}